新加坡人多地少,房价为什么这么低?



房子,寄托着中国人最大的眷恋,也承载着最深的幽怨,尤其是在这个大城市房价恨不能突破天际的时代。蜗居、蚁族等因房子而诞生的词语已经屡见不鲜。


房价位居中国内地一线城市榜首的深圳最近又因为房子引起热议。很多人都担忧,深圳会否成为下一个香港:普通居民几十年都排不上队的公屋、面积狭窄的劏(tāng)房、劳碌一生都买不起的公寓......无数打工人们只能对着高昂的房价感叹,即使996也买不起房。而在京津冀地区,“工作在北京,居住在河北”也已经成为常态。


然而同样是国际一线城市的新加坡,却并没有被房价困扰。2020年新加坡的人均月收入为4,534新币,而一套三室一厅的95平米新加坡组屋只需18万新币,折合人民币90万左右。


同时新加坡政府和银行也会为首次购买房产的新加坡公民提供优惠住房贷款,这意味着新加坡人只需要认真工作,每月认真还贷加上公积金,几乎都能买得起房。


新加坡的住房主要分三种:一是政府开发建设的公共组屋,二是公建组屋,三是私人公寓。


1960年起,新加坡成立建屋发展局,专门负责规划、建造、管理公共组屋,最初目的是为工人兴建低标准、小户型的廉价住房,后来实施“居者有其屋”的组屋制度,开始为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在内的所有买不起私宅的家庭提供经济适用住房,住房类型和条件也越来越多样化。


政府组屋

新加坡住房传奇的核心是“政府组屋”,这是在新加坡房屋和发展委员会(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管理下的公共住房,人们通常用简称HDB指代政府组屋。目前,新加坡超过85%的人口住在政府建设的组屋里,只有少数人居住在私人公寓,别墅更是极少。


没错,新加坡住房问题解决的关键就在于政府组屋的建设和购买政策。新加坡组屋有点像中国的经济适用房,主要提供给中低收入家庭。其规格大小从一室一厅(40平方米左右)到四室两厅(140平方米左右),再到双层公寓式(160平方米以上)不等。


政府组屋

政府销售价相应从10多万新元到40万新元左右,还有多种形式的购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等。组屋都是经过精装修,附带基本家具,只要拎着行李即可入住。

在组屋内部和周边,商场、教育中心、交通等方面的基础设施配置也一应俱全,十分方便。所以说,虽然新加坡公共组屋的价格相对低廉,但是组屋的居住条件和环境都非常不错。


不过,为了保证住房计划目的真正的实现,并且防止有人炒房和从购房中获利,政府可是煞费苦心,组屋从建设到购买再到转手每一步都设置了很多的限制规定。


对于不同房屋数量的政府组屋,新加坡政府规定了不同的最低和最高收入标准,只有在此标准内才能购房。

在购房资金上,购房者可以获得银行和政府的低息贷款的支持,贷款金额最高甚至可达到购房全额的90%。

对于已婚或者已育的家庭(夫妻中只要有一人是新加坡公民即可),政府会提供额外的购房优惠和优先选择权,单身者要到35岁才能购买组屋,非新加坡公民只能从二手转售市场以高出几倍的价格购买。



申购组屋的家庭月收入必须低于1.2万新元(也就是夫妻人均月收入3万人民币左右,放在中国这已经是蛮高的收入了,在新加坡刚达平均水平),超过者只能从二手市场上购买组屋,或者是去购买公寓(价格贵一倍以上);购买者获得组屋所有权,有99年的使用权。


其次,为了防止有人从中套利,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转售限制政策:有房居民不能购买,无房居民只可购买一套;购买的房屋只能自住,5年内不得转售;要买第二套的话,必须先把现有的一套卖掉,而且下一套不可以直接跟政府买新的,只能从转售市场买,也就是说,必须付出更高的价格。


新加坡的族裔和宗教信仰多样,在观念习俗上难免会有冲突,弥合差异,增加国家凝聚力对移民国家来说极为重要。


为了实现种族融合和减少各宗教之间冲突,打造更加包容的文化氛围,新加坡政府更是强制规定了每一个HDB单元中各类族裔的比例。马来人在每个街区所允许的最高比例为22%,华人最高比例为84%和87%,印度裔最高比例为10%和13%。公民在买卖公屋的过程中,必须要保证此栋楼内的华人、马来人、印度裔的人口数量比例维持稳定。


当然,新加坡人也抱怨过这一规定过于死板。比方说,如果一个比较便宜的HDB单元内,华人比例已经达到上限的话,华人家庭就只能舍此购买更贵的组屋。但有时,一些从事低收入职业的马来人家庭,也无法负担那些对于华人家庭而言廉价的组屋。


同时公民的宗教信仰情况也必须登记在册。新加坡的基础教育体系中也要求不同族裔必须学习其他族裔的语言和文化,做到互相尊重。


上世纪80、90年代,新加坡低廉的房价保证了新加坡人以较低的工资水平就能满足基本生活的需求。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新加坡人而言,确实是很重要的慰藉。新加坡也凭借较低的工资水平吸引了大量外国加工制造业的投资。新加坡的工业也随着新加坡公屋的发展而腾飞。新加坡如愿实现了从一个热带小岛到“亚洲四小龙”的华丽转身。